重生名门娇妻:厉少,劫个婚

专题说说 网文小说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说说网 > 综合 > 正文

重生名门娇妻:厉少,劫个婚

来源:网络整理   时间:2019-01-05   阅读:

  【导语】:重生名门娇妻:厉少,劫个婚是一本非常受欢迎的网络文学作品,属于都市言情系列小说。上一世,她被设计陷害,落了个众叛亲离、惨死狱中的下场。重生后,她如同开挂了一般,手撕小三,虐渣男,勇斗恶毒继母,只为守护自己想守护的一切。上一世,她作天作地,把那个如天神般的男人,给作没了,懊悔万分。重生后,她使劲浑身解数靠近他,求抱抱、举高高,一撒娇、二色-诱、三扑倒……十八般武艺都用上,只想撬开他的心房。

  唐暖画微微眯起眼睛,过往的一幕幕如同电影一般在脑海里放映。

  上一世,宋怡君说的一字一句,还如毒药一样荼毒在心里,那个女人用尽招数说尽坏话来迷惑她,以至于她最终真的被引导,甚至理所当然的认为,嫁给厉景懿就如同走进了地狱!

  宋怡君对她说,最爱她的男人是顾以寒,只有和顾以寒在一起她才会得到幸福,宋怡君就是这样一步步怂恿她,她也如此毫无设防的走进圈套,以至于最后落得万劫不复的下场!

  想来真是可笑。

  那时候的自己也是愚蠢的可以,居然全部听信了宋怡君的蛊惑,还自以为真喜欢顾以寒,所以想方设法的和厉景懿作对,拼命想远离他,以至于最终闹得满城风雨,几乎所有人都唾骂她水性杨花。

  唐暖画闭了闭眼,悔恨的泪水划过眼角。

  既然已经认清了那个女人的真面目,她绝不会让事情重演!

  决不能再次让宋怡君得逞!

  唐暖画起身下了床,穿起浴袍,握着门把手停顿了几秒,拧开。

  门外,宋怡君似乎松了一口气,急忙拉扯住唐暖画的胳膊,忙道,“哎呀,你总算开门了,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呢,真是吓死我了。”

  宋怡君踮起脚往房间内瞟了几眼,紧接着语气带了些责备,仔细听上去还有质问的意味,“暖画,我们不是说好了吗?昨晚你偷溜出来吗?你怎么在房间里睡了一夜呢?那个……厉少没有对你怎么样吧?”

  宋怡君一瞬不瞬的打量着唐暖画,那眼神凌厉异常,似乎想看出些什么。

  唐暖画低垂着眸子,手指紧捏,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心绪。

  她又怎么能忘记宋怡君教唆她做的好事情?

  昨晚是她和厉景懿的订婚之夜,在长辈们都在场的情况下,唐暖画也只好随着厉景懿同时进了房间。

  当时宋怡君就立即发了短信过来撺掇,让她想办法灌醉厉少,找机会半夜开溜。

  可结果却让宋怡君失望了。

  唐暖画心里冷笑,昨晚她的确按着宋怡君的意思那样做了,只可惜厉景懿酒量好的可怕,甚至连她那点伎俩也戳破了。

  不过她已经不打算解释了。

  经历了一世生死,宋怡君对厉景懿的心思真是昭然若揭,自己当初怎么就愚蠢到被蒙蔽了双眼呢。

  唐暖画心里不禁自嘲起来。

  很快,她调整好思绪,淡淡回道,“哦,我昨晚不小心睡着了。”

  宋怡君有些急,“睡着了?怎么就这么睡过去了?他……厉少呢?你们昨晚在一起?”

  宋怡君暗自咬牙,昨晚她等了唐暖画一晚上,结果连个鬼影子都没等到,她心里不禁不安起来,所以才没有按捺住一大早就冲过来敲门了。

  “对,我们是在一起,昨晚是我们的订婚夜,我和他独处一室并没有什么错吧?”唐暖画盯着她看。

  宋怡君被问得一愣,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唐暖画这话有些锐利,就连眼神看上去也似乎带了些锋芒。

  “暖画,你说什么呢,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  宋怡君没说下去,她的所有思绪顷刻间被唐暖画脖子后面的吻痕吸引去了。

  宋怡君瞳孔一缩,忍不住惊呼出声,“暖画,你脖子上,那是……”

  唐暖画用手摸了摸脖子,故作有些慌乱的撩起头发挡住了,她眉眼微垂,一时间没说话。

  宋怡君正要追问的时候,就见高大欣长的身影从室内走了出来。

  正是厉景懿。

  他一身黑色系列的高定西服,气场十足,让人难以忽视。

  “厉少……”宋怡君低呼,眼中有掩饰不住的爱恋色彩。

  厉景懿却只是冷漠的看了她一眼,略微一点头,随后招呼都不打,便脚步不停的绕过两人走了。

  唐暖画有心想喊住他,但衣服还没换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。

  也罢,先把眼前的女人应付过去再说。

  她恋恋不舍的把视线抽回,看向宋怡君。

  此时后者,看着男人离去的身影,有些眷恋,同时,眼里的火焰越烧越烈,简直嫉妒得要疯了。

  她昨晚担心的事情,果真发生了!

  她眼睛微眯,身侧的拳头握了起来,可就在她转身的那刻她又恢复了常态,只是语气有些愤懑,似乎在为唐暖画打抱不平了,“暖画,我真是没想到,他竟然对你强来,真是太过分了……我好心疼你啊,在这样下去,可不行,这件事情决不能就这样下去,这样只会对你越来越不利!”

  唐暖画看着她惺惺作态的样子,心里冷笑,不禁问道,“哦?所以……你想怎么帮我?”

  宋怡君脱口而出,“自然是解除婚约。暖画,你找个机会和他解除婚姻!只有这样你才能彻底自由,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啊!你不是喜欢以寒吗?”

  唐暖画闻言心底的笑意更冷,可面上却不露分毫,回道,“我也想……可是你知道的,我要是那样做了,唐家和厉家的长辈都不会允许的。”

  “没关系!我可以再帮你想办法!”

  看着宋怡君急不可待的样子,唐暖画真的恨不得立时撕扯掉她虚伪的面具!可现在还不是时候!

  “回头再说吧,我先去换衣服了,你等一下。”说着,唐暖画关上了门。

  宋怡君站在原地,很敏感的发觉唐暖画好像哪里变了,可她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变了,总之,她就是可以肯定唐暖画经过这一夜之后变得有些不对劲了。

  ——

  换衣镜前,唐暖画不禁勾起一抹嘲讽的笑。

  上一世,她被宋怡君玩弄于手掌之中,那么,这一世,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玩弄谁!

  一刻钟后,唐暖画来到酒店大堂。

  宋怡君眼疾手快的朝她招手,小跑着上前挽住了她的胳膊,俨然一副友好至极的样子,“暖画,我们去逛街吧,前几天我在专卖店看到了一件很漂亮的礼服呢,我好想要啊……暖画,你向来觉得我的眼光不错的对不对?”

  唐暖画笑,可这笑却不达眼底,因为她知道宋怡君这是又找自己去付款了。上一世就是如此,她几乎就是宋怡君的固定提款机。

  可事到如今,她还会傻到任宋怡君摆布吗?

  唐暖画一脸倦意地看着她,“抱歉,我今天就不去了,昨晚有点累,我没精神,所以想先回家休息了。”

  宋怡君表情一僵,她怎么也想不到唐暖画竟然拒绝了,反应过来后,脸部差点扭曲。

  “呵呵,我怎么忘了这茬呢,你昨晚的确是累了……那你路上小心。”宋怡君讪笑道。

  唐暖画没再理会,拦车离开的时候,她却分明感受到来自身后恶毒的注视。

  车上,唐暖画揉揉太阳穴,放松下来的时候就想到了厉景懿。

  上一世的他,经过昨晚之后,便开始与她保持着距离,甚至连两家准备的婚房,他也不曾踏入过。

  上一世,她伤了他的心,那么这一世,她一定要把那男人追回来。

  一定。

重生名门娇妻:厉少,劫个婚

  唐暖画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,心中猜测厉景懿这会儿应该在公司了。

  眼珠子一转,唐暖画索性就让司机调头。

  数分钟后,唐暖画站在了厉氏集团总部的大厦前。

  抬头望了眼高耸入云的大厦的顶层,阳光下,大厦的外围玻璃建筑层折射出耀眼的光芒,唐暖画不禁眯了眯眼。

  那个男人,就在最顶层的总裁办公室。

  唐暖画进了大厅,直接按了极少人才有资格坐的专属电梯。大厅里有明眼人认出了她的身份,因此也没人敢拦。

  她一路通达的来到顶层,到了助理办公室外时,助理许墨见到唐暖画倍感意外。

  “唐大小姐……不,该改口叫少夫人了,你……少夫人你怎么来了?”

  许墨立马站起身,由于惊讶,连说话也结巴了起来。

  要知道以往的唐暖画可是从来不屑来厉氏集团的,这话也是她亲口这么说过。

  但凡她来了一次,都会把公司上下闹得鸡飞狗跳的,而且每回收拾烂摊子的是他,挨总裁骂的也是他。所以对于这位大小姐,许墨都有些怕了。

  唐暖画显然也记起以前做的混账事。

  其实,上一世许墨对她不错,因为厉景懿的事儿,也非常维护她。

  但是她却非常厌恶许墨。

  如今想来,真是满心的愧疚。

  于是,她态度也一改以往,变好了许多,道:“景懿在吗?”

  许墨明显一愣,似乎有些不习惯她的转变。

  而且,以往她喊总裁的名字,可都是连名带姓的。

  不过他还是如实回答,“总裁正在开会。”

  唐暖画颔首,“那我进去等他,你先忙你的吧。”

  说完,径直朝着总裁办公室走了去。

  许墨惊呆,有一瞬,差点怀疑这大小姐吃错药了。

  不过很快,他便回过神,连忙端茶送水的将唐暖画好生招待着,生怕她一个不高兴,又刁难人。

  三个小时后。

  厉景懿开完会回到顶层,看着许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他眉头一蹙,直接大步推开了门。

  会客的宽敞沙发上,唐暖画正仰躺在上面,手上拿着本杂志翻看着,看上去好不惬意。

  厉景懿眉头蹙得更深了,出口的话也冷极了,“你怎么来了?有什么事吗?”

  唐暖画闻言放下手里的杂志,端坐起身体,视线一触到厉景懿身上便再也挪不开了。

  欣长的身形,沉稳矫健的步伐,一身笔挺的西装衬得出他极好的身材。深邃的五官,薄唇紧抿,眉头微皱,就连这副不悦的样子也极为养眼。

  唐暖画自动忽视了他周身强势的冰冷气场。

  眼前这个男人怎么看怎么吸引人,如果说他容色倾城也不为过。

  唐暖画不禁暗暗骂自己,当初她是瞎了眼吗,为什么会放着这么好的男人不要,也太蠢了吧!

  “没什么事就不能来了吗?嘻嘻,快到中午了,我们一起去吃个午饭吧。”

  唐暖画嘴角翘起俏皮的笑意,嬉皮笑脸地往男人身边蹭。

  满是笑意的脸越凑越近,厉景懿见她如此一反常态,蹙起眉头,冷冷嘲讽道,“怎么,又打着什么算盘,想解除婚约?我告诉你,事已至此,你休想!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!”

  冰冷的语气有着不容抗拒的气焰,唐暖画一愣。

  心里不禁暗自腹诽,这口气也太冷漠了!

  不过,要怪只能怪过去的自己,实在是太作了!

  难怪这男人会有这样的想法,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  唐暖画也不恼,脸上仍然挂着笑意,几步走过去,主动攀上了厉景懿的脖子,整个人像树袋熊一样攀在男人身上,笑道,“这可是你说的,不解除婚约!我记住了。那你要不要跟我去吃饭呢?如果你不去的话,我只好去约顾以寒啦。”

  此话一出,只见厉景懿的面色一沉,隐隐有煞气乍现。

  唐暖画看在眼里,不由自主地被这寒意震得抖了一下身体。

  不过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眼前这个男人,既然激将法也用了,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。

  更何况,以往的她的确花样百出地作,这也难怪厉景懿早已有了防备,所以她得一步一步地来,先从接近他开始!

  不管用什么方法,都要拉近两人的关系才行!

  思及此,唐暖画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攀附着男人的脖子,等着他的答复。

  厉景懿眯起眼睛冷冷看着她,他实在搞不懂这个女人到底在耍什么花样。

  半响,他拽下女人的柔嫩胳膊,转身从桌上抓起车钥匙,率先走了出去,边走边问,“你想吃什么?”

  唐暖画见他答应,笑容更甚,紧跟在男人身后,小跑着上前牵住男人的大手,“我也不知道吃什么,你帮我安排吧!”

  厉景懿微抿着薄唇,也不再说话,手上稍一用力,甩开了她的手。

  唐暖画撇嘴,见许墨正站在门边,她眼珠子一转,下一秒,转过身去挽住了许墨的胳膊。

  厉景懿眼神阴沉的看着,还没等许墨反应过来的时候,唐暖画的手已经被一只大掌扯了回去,再度放回了他的手臂上。

  唐暖画心里暗笑,这个男人虽然面上很冷,但他的内心还是有独属于她的温柔的,她相信,终有一天,她一定能够攻城略地!

  看着两人一番突如其来的动作,许墨石化了,过了许久他才回过神来,细细品味着他们二人之间亲昵的互动.

  他还是一度觉得是自己花了眼,也太梦幻了!

  按照以往,唐暖画压根就不愿靠近总裁的,怎么今儿个是脑子坏掉了吗?

  烈日炎炎。

  黑色的劳斯莱斯停下的时候,唐暖画迫不及待地下了车。

  她拉着男人,进了附近的一家餐厅。

  这是一家她曾来过的中餐厅,虽然只来过一次,但她还记得,这家餐厅的菜肴很正宗,地方菜也相当地道。

  点餐的时候,唐暖画把菜单递给了坐在对面的厉景懿,“我有选择恐惧症,你来点吧!”

  厉景懿也不推辞,慢条斯理地选了七八个菜品。

  菜上来的也很快,没多久就全齐了,摆满了一桌。

  唐暖画拿起筷子慢慢品尝,可还没吃几口,她就傻眼了,这一桌子的菜全是她爱吃的!

  心中不禁一颤,微微的涩楚泛上眼眶,险些就掉下泪来。

  她想不到就连她喜欢吃什么,厉景懿都全记得。

  而她,却完全不知道他的喜好!她现下真是想煽自己几巴掌!

  见她不继续动筷子了,厉景懿拿起筷子尝了尝,随后问道,“为什么不吃了?不合胃口?”

  唐暖画吸了吸鼻子,低声回着,“不是,很好吃呢。”

  她立即吃了起来,只是眼睛极不安分地盯着对面的男人。

  没一会儿,厉景懿就被那道一瞬不瞬的注视,盯得很不自在,他放下筷子,皱着眉头问道,“说吧,你到底想干什么?是觉得来硬的行不通,所以想来软的吗?”

重生名门娇妻:厉少,劫个婚

  唐暖画被问得一时语塞。

  其实她只是在研究他喜欢吃什么而已……

  不过这话,她没说出来,毕竟所有的由头都源于自己太混账了,就算那话说出来了怕是他也不会信吧?

  唐暖画不答,而是扯开了话题,平静地说着,“我今晚要回厉园住,你……要不要回去?”

  这下轮到厉景懿愣住了,显然没料到她会这么说。

  按照他对唐暖画的了解,她应该会躲得远远的才对,最好巴不得一辈子都不要回去吧?而她现在却主动邀请他回厉园?

  厉景懿思忖半响,最后认定,她显然是目的不纯。

  倏然,他豁然站起身,冷冷说道,“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,你都不会得逞!因为我都不会同意的!”

  说完,他转身离开,渐渐地,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门外。

  唐暖画不由地叹气,看来还是她太着急了,这事儿是有些唐突了,如此只能循序渐进了。

  ——>>>>《重生名门娇妻:厉少,劫个婚》在线阅读<<<<

  饭后,唐暖画回到了厉园。

  历经了一世,再次回来,的确有恍如隔世的感觉,然而过往的一切仍历历在目。

  进了家门,她冲着管家李嫂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李嫂看到来人后,站在原地足足愣怔了好大一会儿。

  唐暖画看着她惊讶的神情,笑了笑,也没说什么,便上了楼。

  推开卧室的门,唐暖画看着这些熟悉的布置和摆设,只觉得心里暖暖的。

  这些布置,全是按照她的喜好来的,这几乎是复制了她在唐家卧室的一切。

  不用想也知道,厉景懿为了布置这间卧室也花费了不少心思。但是,曾经的自己,太不知好歹。

  唐暖画正回忆着,铃声响了起来。拿起手机,来电显示是宋怡君。

  她接起,对面传来温柔又娇媚的声音,“暖画,你现在在哪儿呀?”

  唐暖画没有隐瞒,“我在厉园。”

  宋怡君沉默了两秒钟,再开口时连声音都尖了起来,“你为什么会回去那里?暖画,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!”

  唐暖画冷笑,仍是用平静的语气回,“这里是我的婚房,我自然要回来。毕竟,我现在也不好回去,依照我爸那性子,回去了,也会把我撵回来。”

  电话那头,宋怡君握着手机的手猛地一紧,她几乎可以肯定了唐暖画果然有些不对劲!

  可唐暖画一旦回了厉园,也就意味着她增多了和厉景懿相处的机会!

  这是她最不愿看到,也绝不会允许的!

  她眼神一凛,紧握住手机,说道,“呵呵,那是当然,你误会我了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我打电话来只是想告诉你,明天有个同学聚会,到时候顾以寒也会去,所以我这不就立马来叫你了!”

  唐暖画闻言不禁冷嗤一声,暗道宋怡君还真是坐不住。

 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,上一世,她在同学会时喝了些酒,也因此被宋怡君设计。

  当时,她不知道怎么了,竟然和顾以寒进了酒店房间,还正好被厉景懿撞个正着!

  并且,当时就因为这件事情,还一度闹到了唐家和厉家,事情闹得很难看,最后还是被长辈压下去的。

  呵呵——

  唐暖画心里冷笑。

  宋怡君还想要故技重施吗?

  她是不知道从前对她唯听是从的唐暖画,已经死了吧!

更多相关阅读:重生名门娇妻:厉少,劫个婚